返回首页
本报关注CURRENT AFFAIRS
本报关注 / 正文

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口径完善 专家认为可更好反映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联动发挥逆周期调节效果

  1月16日,央行在发布2019年金融统计数据的同时表示,2019年12月起进一步完善社会融资规模统计,将“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与原有“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合并为“政府债券”指标。指标数值为托管机构的托管面值。

  中国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阮健弘表示,把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纳入社会融资规模统计以后,2019年年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251.31万亿元,其中政府债券余额是37.73万亿元,占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比重为15%。完善后的社会融资规模同比增长10.7%,比完善前增速上要低0.1%。这反映了统计口径调整前后该指标数据的稳定性。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社会融资规模指标完善可以更好地反映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加强联动发挥逆周期调节效果。阮健弘也表示,这个指标能够综合反映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对信用总量规模的影响,更好支持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的协调,有利于政策的制定和实施。

  社会融资规模指标自2011年公布以来,比较好地反映了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力度。这个指标大体上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信用总量;另一部分是权益类股票融资。信用总量指标中包括贷款、委托贷款、信托贷款、银行承兑汇票、债券,这些都反映金融利用信用工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另外,股票融资指标反映的是对实体经济的股权支持。

  2015年以后,为了更好地评估债务对宏观经济及金融稳定的影响,国际清算银行完善了信用总量指标,把广义政府债券加入信用总量当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也建议,信用总量中可以包括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融资债券。

  2018年以来,央行将资产支持证券、贷款核销和地方政府专项债相继纳入了社会融资规模统计的范围。阮健弘表示,在这个过程中,央行对是否把全部债券都纳入社会融资做了充分研究和专家论证。从国际经验、央行的统计实践、指标的稳定性方面来看,当前把全部的政府债券都纳入社会融资规模,条件已比较成熟。

  此次把国债和地方债加入社会融资规模指标,数据更加完整。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主任周学东表示,不管是国债还是地方专项债,筹集的资金都是用于支持实体经济建设。而且,并不是说社会融资规模指标越高越好,而是合理即可。社会融资规模指标过高会推高全社会的杠杆水平,带来通胀隐忧。阮健弘表示,未来人民银行可能会适时完善指标,使金融统计指标更好反映金融活动的变化。

  在新统计口径下,去年12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2.1万亿元,同比增加1719亿元,存量增速则持平于10.7%。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尽管去年12月人民币贷款规模出现一定幅度的季节性下降,严控房地产信托融资也导致表外融资负增规模较上月扩大,但12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环比仍实现多增,主要由两个因素带动,一是去年末贷款核销量较上月大幅多增近2400亿元;二是12月国债和地方政府一般债券计入社会融资,抵消了当月无专项债发行带来的影响,政府债券融资环比多增约2000亿元。此外,企业债券、股票及银行ABS融资规模环比变化不大。总体上看,去年12月新增社会融资规模较为平稳,这从存量增速持平于10.7%也可得到印证。

责任编辑:杨致远
捕鱼游戏平台 棋牌 传奇私服 500万彩票网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捕鱼游戏平台| 手机捕鱼游戏| 捕鱼游戏平台| 500万彩票网|